( 1991年給香港電台一封因波斯灣戰爭而寫長達59頁的信摘錄 )
( 摘自第51-53頁 )

(4月1日) 談談最近熱辣辣的樓市吧!上期剛寄出不久所提議的炒黃金外匯不如把种籽放在肥沃的土地上開枝散葉,開花結果,買樓自住或收租......那麼快的近星期地產出現了搶購熱潮。本人去年八月買的那個1300多呎單位在短短的七個月就有百分之五十二的升幅,實在驚人,令人難以置信......

其實空穴來風,必然有因。自從‘六四事件’以後,驚慌的人們急急拋售手上樓宇,把資金轉移到外地或高息貨幣,近月又在股市一片興旺時大有斬獲,這批伺機而動的人們資金充裕,拋掉高息貨幣和股票,對近期樓市的攀升的確是一股巨大力量;還有外來資金和公務員買樓計劃也是樓市蓬勃的原因之一;隨著中東戰爭的結束和中英關係逐漸轉和;還有新機場的興建,各方面歧見也已縮小,甚而快將達成協議,人們對英國外相這次訪華寄托极大希望,興建新機場乃中英共同愿望,事在必行。在人們一致看好和好消息的剌激下,一窩蜂也去搶購,地產市道也就像注射了強心劑似地興奮起來了。

有人埋怨這次是李嘉誠在搞鬼,我不是拍馬屁地說一句,他老人家要托市也要配合時機,人們不產生信心問題,平時就去買,也就沒有被利用的機會了,人家托高了市,你還可以從中獲利。相反地說,你在利用人家呢!

我一直牢牢記住一位電影明星石天在某電台曾說過:“人們總喜歡用食指指著人家說人家的不是,卻不知道自己的其它指頭一直在指著自己(我也有這種毛病)”。

我發覺,有些人們總是經常 哀則怨,喜亦懮;也有些還很缺乏遠見。雖然本人過去十幾年來預測過許多大大小小事件都有相當準確度,但我不敢以此自居,批評人們之不是,但是香港是舉世聞名的地區,作為國際金融中心的一分子,基本的投資知識的確有待提高。

我們經常叫喊中英政府要給我們信心,這是對的,但有時候,信心都是靠自己給自己的,否則只會自己自食其果。

中國政府為了將來特區的繁榮和本身利益與英國較量,這是可以理解的。經過一年多來的部署也已差不多了吧!

其實,中國的實際參予投資,涉及利益所在,才是香港能繼續繁榮的最佳保証。

(4月3日)樓價跌了,人們就喪失信心,惶恐不安;樓價升了,人們也一叫苦連天......要克服這種現象,人們首先要克服信心問題。壞消息出現時不要一窩蜂去賤價求售;好消息也不要一窩蜂去買;要買平時就買,地產商缺乏凝聚力量的對象,樓價就會根椐市民的購買力平穩地上升,而不會像波浪般的瘋狂。但是,人們的理智到達甚麼程度卻是另一個問題了。

雖然近期樓價暴升,我認為人們可以選擇樓齡不是太高的二手樓更為實際。而且我依然沒有改變買樓是對抗通貨膨脹的最佳投資保值的有力武器的看法,問題是必須考慮自己的還款能力。

我發覺世上沒有永遠是一浪高過一浪的黃金;也沒有一浪高過一浪的外匯;只有地產物業具有這種一浪高於一浪的本能,七二年的月華街單位只值五六萬左右,經過幾次風浪,現在有些已超過百萬;77年的偉琠鷐茤苳~十萬塊左右,不久政府推出居者有其屋計劃,很多人都說樓價沒得升了,還不是也經過幾次風浪又升上現在的七八十萬了嗎?三星期前還沒樓賣呢!

在八四年中英談判之前以最高價買下的或‘六四’前也是最高價買的,現在不通通都升值了嗎?

只要是自己住的,任何價錢買都沒關係,當然,調整期買的總比高峰期買好得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