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1991年給香港電台一封因波斯灣戰爭而寫長達59頁的信摘錄 )
( 摘自第
頁 )

香港電台‘
十年代’節目改名比賽中,我用二個名參加比賽

1.‘傲立香江’,筆畫總數是32,乃上吉之數;

2.‘九十年代’,筆畫總數是15,也是上吉之數

我相當喜歡‘傲立香江’這個名。但‘六四’後的人們懮心忡忡,情緒低落,當然不覺得留在香港值得驕傲。好了,留在香港,就算這不是真的值得驕傲,那麼,當時也流行一句官話:“謬論講了一千次也會變成真理”。

那麼:“這堿O香港電台‘傲立香江’節目,由xxx主持,現在開始......有任何意見請打電話來‘傲立香江’節目和我談談......”

聽眾也:“這里是香港電台‘傲立香江’節目啊!我好喜歡你這個節目啊!”

如是者,天天幾十次‘傲立香江’,三幾個月,不就一千次了嗎?‘傲立香江’不就成為真理了嗎?

你們看,黃埔花園由‘六四’後的1500塊一呎升上現在的2000塊,股票也從當時的二千六百多點上到現在的三千四百多點了。

而‘傲立香江’這名若在這個移交主權的年代使用,可直至永遠永遠......這個年代不用,則以後再也不適用了。

我構思這個名時是考慮到媒介的威力去提醒和啟發灰心的人們!

若真的得獎,也會把獎品捐給東華三院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