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1991年給香港電台一封因波斯灣戰爭而寫長達59頁的信摘錄 )
( 摘自第20-21頁 )

89
年天安門事件後 ,就中英港的 badly strained relations,我曾以老子小子養母之間的關係,探討彼此之間應扮演甚麼角色 ,堶探ㄗ魽佚君這孩子需要‘定心丸’是兩粒,一顆made in China 另外一顆是來自Britain's,還有,藥的份量要適宜,千萬不要太偏低,才能發揮藥的效率,請快快空運來救急......”;“還有H君這孩子正在處於發育的時期,需要更多補品和維他命C,希望兩位長者注意照顧安排和細心來考慮,將來孩子身強力壯有魄力,五湖四海的商人都喜歡繼續跟他做朋友談生意,公司股票過年開紅盤,突破三千幾,再過三五年,上到四千五千和六七......”(快板)

為甚麼我在‘六四靂天地動,愁雲迷霧罩港空,人心惶惶何處去,前路茫茫倍思痛’的情況下還認為‘中英雙方應盡忠,維持信心護驕龍,人間天堂依然是,明日穩定更繁榮。’

冷眼旁觀 香港經濟基礎穩定,社會制度健全,而社會事件的發生也是由於循環的規律,經濟增長到了極點時,物极必反必會大幅調整,到那時,多少人歡喜多少人愁......

人們的驚慌就像一個湖堿藒M掉下一塊大石頭,浪花和漩渦嚇壞了在湖里撐船的人們......

但浪花和漩渦隨著時間的過去而慢慢地消失,湖面也漸漸地回愎了幾乎原來的平靜......

驚慌過後的人們發覺湖壩依然穩固,漩渦不會把他們和船兒捲走,於是放心地繼續撐船玩樂了......

那些身驕肉貴,跑到別鄉湖子
的人們,念念不忘老鄉的湖光山色和湖子堛熙膘鄏袡鄖又香,有的也回到老鄉的湖里釣大魚來了!

歡迎!歡迎!這湖子堛熙膘鄎~種來自五湖四海,當然歡迎......